<strike id="vhp9f"><i id="vhp9f"><del id="vhp9f"></del></i></strike>
<listing id="vhp9f"></listing>
<span id="vhp9f"></span>
<th id="vhp9f"><video id="vhp9f"></video></th><span id="vhp9f"></span>
<span id="vhp9f"><dl id="vhp9f"><del id="vhp9f"></del></dl></span>

北京有明中醫診所 首頁 有明榮譽 查看內容

首頁 有明榮譽 訂閱
有明榮譽

北京晚報:我所知道的雙橋老太太

2023-11-14 22:09| 發布者: admin| 查看: 319| 評論: 0

摘要: 插圖 王金輝 我曾和“雙橋老太太”鄰居,她就住在我們東柳巷村緊南頭兒的地邊旁,她家和村里人都很熟,也透著一股親切感,因此,老太太常說自己也是“柳巷人”。而村里的孩子們都官稱她“王奶奶”,顯然是按照北京地 ...

 

插圖 王金輝

 

       我曾和“雙橋老太太”鄰居,她就住在我們東柳巷村緊南頭兒的地邊旁,她家和村里人都很熟,也透著一股親切感,因此,老太太常說自己也是“柳巷人”。而村里的孩子們都官稱她“王奶奶”,顯然是按照北京地方上的習俗,指著婆家的姓叫的。后來,王奶奶有了自己個兒的大名:“羅有名”,其實,是拍電影時攝制組給起的。

  王奶奶個子不高,體瘦而精練,小腳,走路卻快。說話帶河南口音,聽著很親切。

  早年間,關于“雙橋老太太”的傳奇故事很多,我聽到的,也是流傳最廣的是這樣一個典故:說有一天王奶奶家來了一輛吉普車,從車上下來三個人:倆年輕人攙著一位弓著腰的老人,是慕名來找“雙橋老太太”看久治不愈腰疼病的。但王奶奶得知這三位的來意后卻連擺手帶搖頭就是不給看,說:“看不了,你們趕緊走吧!”年輕人死說活說都不管用,最后只好作罷。正當他們扶著老人轉身的一剎那,王奶奶飛起一腳正踹在老人后腰……青年轉臉剛要發作,老人竟然直起腰來,連聲說:“好了好了!不疼了!”有人這么解釋:老人的腰是陳年老病,常規手法治不了,只有趁他不注意,用猛力巧力才行。

  這件事我只是聽說,而從我的親身經歷和親眼所見的兩件事,我斷定它是真的!

  我四歲那年秋天,爸爸從城里回來,從生產隊借了一輛“排子車”,給家里買準備過冬的煤球兒。卸了車,爸爸往家里搬,車就支在路邊,我和一個叫“二鐵”的發小圍著車玩。我想從車的尾部爬上去,可一摁,車頭揚了起來,后車幫正砸在我的右腿上,我都沒喊出聲兒來,就倒在了地上,二鐵趕緊跑去喊大人。爸爸跑過來一看,二話不說抱起我就往王奶奶家奔。一路上不停地問我疼不疼,我那時也很懂事了,咬著牙說不疼!

  等到了王奶奶家,爸爸已是滿頭大汗氣喘吁吁了。我記得當時王奶奶正在外屋燒火做飯,見我爸爸抱著我進門連忙放下手上的活兒,讓我爸爸把我放到里屋的炕上。然后摸著我被砸傷的腿問我爸:“德明啊,這孩子咋弄的呀?!”我爸說:“大車砸的!边@時我忍不住開哭了。奶奶一邊安慰我,一邊讓我爸摁住我的腳脖子,在我的腿上攥了幾把,就直起身來沖著我爸說:“斷成兩截了,接上了!蔽野挚捎悬c急,大聲地說:“大嬸,這可是我兒子!”奶奶卻說:“中了!去,上墻根兒找兩根棍兒來!比缓笥貌紬l綁在我的腿上,說:“回去吧,別弄活動啦!”我爸不情愿地又抱著我回到了家。天剛擦黑兒的時候,一個名叫“建中”的大哥用自行車馱著王奶奶來了,全家人一下子松了一口氣,就像見到了救星似的。奶奶說:“我怕你給弄活動了!”又在我腿上摁了幾下兒,沖著我媽說:“睡覺時,用枕頭擠上啊!焙髞,還是建中大哥用車子馱著奶奶來過兩趟,直到我的腿徹底好了,F在已經好幾十年了,啥事沒有!

  另一件事則是我親眼所見。

  大約是我十一二歲那年,也是秋天的一個上午。我在好朋友二鐵家玩兒。他家來了四五個小伙子,抬著一副擔架,擔架上躺著一個二十來歲的大小伙子,說是東北大慶的。小伙子姓什么叫什么從來沒問過,就一直管他叫“大慶”。據說,他是大慶油田籃球隊的,打籃球把大腿摔成粉碎性骨折。來北京找大醫院看了一個多月,結果醫生說只能截肢了。小伙子哭了一夜,最后決定:要截肢也要把大腿留在大慶。當他們在北京火車站等火車的時候,遇見一位抱著孩子的大嫂,好心的大嫂見小伙子哭成淚人似的,就跟他們說:不行,你們就去“雙橋老太太”那兒看看吧!我這孩子胳膊摔斷了,老太太給看了兩次就好了。就這么,這些人帶著一線希望到了雙橋,找房子住到了二鐵家。

  我爸爸和二鐵的爸爸是好兄弟,他爸行二,所以我管他爸叫“二爹”,管他媽叫“二嬸”。那天正好二嬸在家,晌午的時候,一個軍人模樣的青年人騎著自行車馱著王奶奶來了。我和二鐵也跟著站在一旁看。當打開裹得嚴嚴實實的石膏一看,大慶的一條大腿腫得跟腰似的,一半紅一半紫。有人把醫院照的片子拿給王奶奶看,奶奶好像很生氣,把片子扔到了一邊,意思是都這樣了看它還有什么用?她用手上下摸摸大慶傷腿,用濃重的河南口音喃喃地說:“碎了九塊啊!比缓,讓那個軍人幫著開始接骨治療。好一會兒王奶奶站起來,沖著我倆說:“帶他們去馬路邊摘點大楊樹葉來,熬成水每天給洗兩遍就中啦!”我和二鐵在墻角拿了根竹竿,領著兩個小伙子跑到村子東頭大馬路邊。馬路的兩旁長著又粗又高的“白毛楊”,用竹竿打下好多樹葉子,又用衣服兜著跑了回來的時候,王奶奶和那位軍人已經走了,是我二嬸把臉盆坐在煤球兒爐子上,手把手教他們熬制洗藥,教他們怎么給大慶洗傷腿。后來,我才知道那位軍人叫馮天有,是王奶奶的大徒弟,也是知名的正骨專家。

  大慶在二嬸家一住就將近半年,由于護理他的都是小伙子,干生活上的事總是笨手笨腳的。我二嬸除了要下地干活,照顧自己一大家子,還要擠出工夫幫襯著大慶他們:教他們做飯,替他們洗洗涮涮,有點稀罕的東西也給大慶吃。大慶既感激又覺得過意不去,這個時候就聽見二嬸說:“我養了三個兒子,也不多你一個!”在王奶奶的精心治療和二嬸的照顧下,大慶的腿漸漸地好起來了,兩個多月后,竟奇跡般地站了起來,還能架著雙拐在院子里溜達。大慶他們走的時候我沒在場,聽二鐵說大慶又哭了,我想這回肯定是感動的。數月后,大慶給二嬸家來了封信,還附帶一張他打籃球的照片。信里除了滿滿的感激之情,還把我二嬸比作自己的媽媽,也管王奶奶叫奶奶,F在想起這件事真覺得恰如其分:正是兩個善良的女人拯救了大慶的青春,給了他完整的生命!她們不正是天底下最好、最偉大的女性嗎?!

  后來,我也幾次帶朋友或同事找王奶奶看病。直到一百多歲的時候她還每天出診,奶奶救治的人可不止千千萬!

 

本文轉自:北京晚報


握手

鮮花

Powered by www.clicksafrica.com

© 2001-2017 有明中醫診所 GMT+8, 2024-2-24 05:39 , Processed in 0.031727 second(s), 10 queries , File On.
【羅勇】雙橋老太太羅有明嫡孫、原北京羅有明中醫骨傷科醫院院長、羅氏正骨法第七代傳人、北京有明中醫診所創辦人
雙橋老太太 羅有明醫院 羅氏正骨法 雙橋老太太傳人 雙橋老太太醫院地址 雙橋老太太醫院電話 雙橋老太太正骨視頻 北京雙橋老太太

返回頂部
国产精品高清一区二区三区,极品私人尤物在线精品不卡,暖暖视频在线观看免费大全BD,FREE俄罗斯性XXXXHD